“在每轮10场西甲较量中,平均仅有3场比赛会出现VAR介入的情况。本赛季西甲赛场共计143次VAR介入,其中只有5次是不合理的。”

“裁判员们尽最大可能保证比赛的流畅性,场均净打时长明显增加。罚球区内,因身体对抗而被判罚球点球的情况正在减少,但本赛季出现了更多的严重犯规以及球员抗议等情况,直红数较去年增加了20%。”

——西班牙裁判技术委员会成员、西甲联赛执法场次纪录保持者、前国际级裁判员阿尔韦托·温迪亚诺-马里恩科

西班牙裁判技术委员会“三巨头”——主席梅迪纳、VAR负责人克洛斯、技术委员会成员温迪亚诺

2021年底,西班牙足协官方宣布,前西班牙国哨、国际级裁判员卡洛斯·贝拉斯科-卡瓦略卸任裁判技术委员会主席,入职欧足联,担任欧足联裁委会委员。另一位前国际级裁判员路易斯·梅迪纳-坎塔莱霍将接替贝拉斯科,成为新任裁判技术委员会掌门人。

梅迪纳职业生涯的最高光时刻莫过于2006世界杯决赛,当时如果没有担任第四官员的梅迪纳的提醒,主裁埃利松多将无法察觉到齐达内的惊世铁头。

与贝拉斯科不同,梅迪纳的执政策略倾向于更开放的尺度以及更少的VAR干扰。此前接受采访时,梅迪纳就表达过他对执法尺度的拿捏:“并非所有的接触都应该被判犯规,或吹罚球点球。裁判员必须拥有执法比赛的主导权,不能成为“小黑屋”的提线木偶。”

果不其然,梅迪纳走马上任后,西甲裁判的执法尺度瞬间就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贝拉斯科时代,每2.9场比赛就会有一次VAR介入。梅迪纳接手后,直到第27场比赛才出现了第一次VAR介入。

VAR介入少了,裁判员执法尺度放宽了,比赛更加流畅了,但这却是把不折不扣的“双刃剑”。本赛季西甲联赛第25轮,皇家贝蒂斯中卫鲁伊斯在中圈弧附近用“剪刀脚”将马略卡队员德加拉雷塔铲倒,导致其左膝前十字韧带撕裂,鲁伊斯仅被黄牌警告。当值主裁是2022年新晋国际级裁判员,西班牙足协力捧的“大龄裁判”——塞萨尔·索托。

西甲第20轮,在巴列卡诺1:1皇家贝蒂斯的比赛中,本赛季西甲新秀亚历杭德罗·穆尼斯的执法引发了球迷的强烈不满。第33分钟,贝蒂斯左后卫亚历克斯抬脚过高,直接“爆头”巴列卡诺队员伊西,至其血染赛场。当值主裁穆尼斯先是给了进攻有利,随后在死球时准备补黄牌,但在赶到事发地、看到伊西的惨状后,他又将黄牌放回、拿出红牌,将亚历克斯罚下。随后的比赛中,巴列卡诺中卫卡泰纳在本方罚球区内手球、巴列卡诺进球前法尔考疑似对巴尔特拉犯规,主裁穆尼斯都未做任何表示,VAR也没有介入。赛后,一些激进的贝蒂斯球迷甚至对居住在塞维利亚的梅迪纳及其家人进行了人身威胁,梅迪纳不得不向警方申请保护。

本赛季第32轮,国际级裁判员吉列尔莫·夸德拉将塞维利亚2:3皇马的比赛吹得一塌糊涂。第39分钟,身背黄牌的卡马文加飞铲破坏了坏塞维利亚一次有希望的反击机会,导致马夏尔伤退,而这次明显的黄牌动作却逃过了当值主裁夸德拉的“法眼”,甚至没有被吹犯规。第75分钟,维尼修斯肩膀停球后凌空抽射破门,然而夸德拉却在VAR介入、自己亲自观看回放后维持了手球犯规、进球无效的判罚。赛后,西足协极为罕见地对裁判员开出罚单,将夸德拉从第33轮的VAR名单中撤下,直到第35轮才重获拿哨机会。

同一轮中,马竞2:1西班牙人,马竞队员孔多比亚因为一次本不应被判罚手球犯规的近距离反弹意外手球被当值主裁菲格罗亚出示了本场的第二张黄牌,只能红牌下场。与夸德拉不同的是,菲格罗亚没有受到任何处罚,更是在下一场拿到了执法瓦伦西亚德比的机会。然而,时隔仅一轮,他又把比赛给吹毁了。

就连经验丰富的世界杯竞争者德尔塞罗也在手球上犯过错。第31轮,在比利亚雷亚尔1:1战平毕尔巴鄂竞技的比赛中,黄潜后卫奥利耶在罚球区内手球,慢镜回放显示其手臂触球时不自然地扩大了自身面积,德尔塞罗没有判罚犯规。VAR介入并建议其场边回看,德尔塞罗在亲自看过回放后居然依旧没有吹罚点球。这次手球误判令人不可思议。

其实,上述案例只是本赛季西甲联赛离谱判罚的缩影。诸如马里奥·梅莱罗、豪尔赫·菲格罗亚等实力不忍直视的非国际级裁判员,几乎场场不缺争议判罚,裁判技术委员会甚至不敢让他们执法皇萨竞的比赛。这二位外加圣地亚哥·海梅以及阿德里安·科尔德罗,共同组成了本赛季最有可能因“技术问题”而被降级或强制挂哨转VAR的候选阵容。一般来说,在没有裁判退役时,每赛季结束都会有2位裁判员不幸降级。

现实情况下,如何在比赛的流畅性以及正确、合理的判罚中寻找到平衡点,如何解决执法能力明显无法达到西甲要求的裁判员,这些都是梅迪纳需要处理的头号难题。

保持传统,本赛季西甲联赛的裁判员阵容依然是20人,其中10人执法奇数轮,另外10人执法偶数轮。但由于受到几名裁判出现伤病以及新冠的影响,按“老规矩”执行的选派仅维持了不到半个赛季便乱了套。

通常情况下,一名西甲裁判员单赛季的执法场次应该是19场,而本赛季最终出现了例如桑切斯这样的执法了22场的数据,同时也有仅执法了16场西甲的马丁内斯以及仅执法15场的夸德拉。

上赛季结束后,国际级裁判员哈维尔·埃斯特拉达年满45岁退役,转做专职VAR,而单赛季表现最差的戴维·梅迭则被罚在36岁的年龄挂哨,开启了VAR生涯,使得西甲专职VAR的人数从2人增加到了4人。因此,从本赛季起,西甲的VAR选派模式发生了变化——一般情况下,只有4名专职VAR以及10名国际级裁判员才有资格担任VAR,非国际级裁判员只能担任AVAR。

本赛季西甲赛场累计出现了1971张黄牌、92张红牌,场均黄牌5.19张、红牌0.24张。亚历杭德罗·埃尔南德斯延续了自己一贯以来“板鸭第一发牌机”的执法特点,在20场比赛计出示了135张黄牌,场均黄牌数高达6.75张。西甲二年级生——伊西德罗·迪亚斯德梅拉“不甘示弱”,以场均6.65张黄牌的数据紧随其后。此外,吉列尔莫·夸德拉的赛季场均黄牌数也在6以上,达到了6.47张。

众所周知,西班牙裁判出牌时向来绝不手软。场均黄牌四点几张就已经算很少的了,本赛季更是仅有哈维尔·阿尔韦罗拉一名裁判员的场均黄牌数在4张以下,他在19场西甲执法中仅出示了75张黄牌,场均黄牌只有3.95张。对于年轻裁判来说,这样的数据是相当难得的。

西班牙光头裁判巴勃罗·冈萨雷斯以其招牌式的出牌动作而闻名于世,本赛季他是西甲赛场上出示红牌次数最多的裁判员,在20场比赛中将10名队员罚令出场,场均红牌数达到了0.5张。在红黄牌满天飞的西甲,本赛季所有裁判员都出示过红牌,发放红宝石卡最少的是马里奥·梅莱罗,17场比赛中仅出示了1张红牌。

本赛季西甲裁判共计判罚112粒点球,场均0.29点,与意甲一致,同为本赛季五大联赛中点球率TOP1。据数据统计,本赛季所有西甲裁判员都判罚过点球,其中最爱判点的当属赫苏斯·希尔,在20场西甲执法中总共判罚了10粒点球,平均每两场就会有1次点球判罚出现。

在赛季末的总结会议上,梅迪纳特地称赞了西班牙裁判员在国际赛场的表现,强调了西班牙裁判是本赛季欧足联旗下赛事最后阶段中获得比赛委派最多的,同时也是最受欢迎的。

此话不假,西班牙确实是对外输出裁判大国。自下半赛季何塞·桑切斯升至欧足联精英级起,西班牙的欧足联精英裁判员人数便达到了4位,与德国一样,在欧足联中精英级人数最多。与德国裁判西伯特“单枪匹马”不同的是,西班牙现役精英级中有马特乌、德尔塞罗和希尔这三位具备执法欧冠联赛能力的裁判员。

由于本赛季西甲球队在欧冠发挥出色,西班牙裁判的机会较少,“第三哨”希尔执法的欧冠场次甚至要多于马特乌和德尔塞罗。最后阶段,德尔塞罗执法了莱斯特城1:1罗马的欧协半决赛焦点大战,而希尔则执法了法兰克福1:0西汉姆联的欧联半决赛次回合较量。

欧足联裁委会对希尔相当信任,去年夏天还曾派其交换至南美大陆,执法2021美洲杯。希尔在美洲杯上的执法表现堪称惊艳,迅速适应南美足球的节奏,执法了2场小组赛以及乌拉圭与哥伦比亚的1/4决赛,3场比赛中仅出示6张黄牌,得到了媒体的一致好评。然而,由于卡塔尔世界杯的争夺主要在德尔塞罗与马特乌之间展开,希尔仅被视为2024欧洲杯的重点候选对象进行培养、重用。

上赛季结束后,西班牙足协打破了多年来的传统,允许年满45周岁的德尔塞罗延期退役,冲击卡塔尔世界杯。欧洲杯上,此前始终没有拿出令人信服的表现的德尔塞罗持续了自己“拉胯”的状态。第一场,法德大战,错误频出;第二场,德尔塞罗在克罗地亚与捷克的比赛补时还剩20秒的情况下竟提前吹响终场哨。

更离谱的是,即使发挥不佳,德尔塞罗还是被欧足联裁委会留到了最后阶段,担任欧洲杯决赛第四官员,而连吹三轮小组赛关键战的马特乌却仅仅因为一次点球判罚而被提前送回了家。

本赛季,两人在同样都只执法了2场欧冠小组赛的情况下,比赛重要性却有着明显的区别。德尔塞罗执法的是巴黎2:0曼城、葡萄牙体育3:1多特蒙德这样的焦点大战,而马特乌却只吹了贝西克塔斯1:2多特蒙德、曼城4:1布鲁日。至少从比赛重要性上看,德尔塞罗还是要领先小公主的。

然而,小公主有着德尔塞罗无法比拟的绝对优势——对比赛的控制、对球员的管理、科利纳的信赖。近年来,小公主的控场能力无人能敌,可谓是“跟球员唠着嗑就把比赛给顺利完成了”。这样的执法风格,全世界范围内只有他自己能够驾驭的得心应手。虽然以罗塞蒂为首的欧足联裁委会早已将天平偏向于德尔塞罗,但科利纳一直以来都更熟悉小公主,且跟小公主在18年俄罗斯世界杯已经有过合作经历。要知道,在科利纳执掌欧足联裁委会期间,德尔塞罗一直被压在一级,毫无晋升可能。

国际足联的世界杯,裁判选拔还是要听科利纳和布萨卡的。最终,德尔塞罗在与马特乌的竞争中败北,无缘世界杯。德尔塞罗的两位助理裁判员、西甲传奇助理——胡安·尤斯特、罗伯托·阿隆索,均已超龄服役,随即在本赛季结束时从西甲退役,而德尔塞罗则将再战一个赛季,直至下赛季结束才会正式挂哨。

此役,“小公主”马特乌将成为近56年以来首位“二刷”世界杯的西班牙裁判员(西班牙裁判界一直保持着“国哨仅执法一届世界杯就换人”的传统)。与4年前相同,站在他身边的依然是其最熟悉的搭档——保·塞夫里安、罗伯托·迪亚斯。俄罗斯世界杯,他们在欧足联派出的裁判阵容中顺位相对靠后,没能获得执法淘汰赛的机会。4年后的卡塔尔,他们有望更进一步!

在四位“精英级大哨”的身后,欧足联一/二级裁判员亚历杭德罗·埃尔南德斯、里卡多·德布尔戈斯、胡安·马丁内斯同样混的风生水起,只不过他们是在另一个领域有所建树——“小黑屋”。埃尔南德斯和马丁内斯本赛季在欧冠联赛中各担任了9次VAR,除了搭档马特乌、德尔塞罗、希尔,他们还会辅助一些无VAR国家的裁判员执法欧战。

德布尔戈斯虽在欧联流浪者与多特的比赛中做出了不必要的介入,导致流浪者好球被吹,但依然与埃尔南德斯和马丁内斯一同成功跻身卡塔尔世界杯视频助理裁判员名单。本届卡塔尔世界杯,西班牙派出的VAR人数最多,共计3人。拥有语言优势的他们除了与马特乌搭档,还将主要辅助来自拉美地区的裁判员执法。

此外,正如梅迪纳所说,西班牙裁判在其他国家确实非常受欢迎。在英超名哨克拉滕伯格曾经任职的沙特以及现在执掌的希腊,邀请外籍裁判员执法早已形成常态,首选西甲、意甲裁判。本赛季,精英裁判员德尔塞罗、希尔以及非国际级裁判员科尔德罗、皮萨罗都获得了外出执法希腊超级联赛或沙特职业联赛的机会,皮萨罗甚至还执法了希腊杯半决赛次回合的较量。

赛季末,5月19日至21日,小公主来了把极限操作,携助理裁判员在3天内先后转战吉达、雅典,执法沙特国王杯决赛、希腊杯决赛,足以看出世界足坛对其执法能力的信赖。

当地时间6月5日,小公主带领自己的团队来到了卡迪夫城球场,执法威尔士与乌克兰的世预赛附加赛决赛。要知道,这场可以算是整个赛季最为关键的较量了。尽管出现了罚球点球争议,小公主还是完全掌控了比赛,通过自己特有的方式将球员和教练管理得相当到位。赛后,小公主主动上前安慰比赛失利的乌克兰队员,做出了超越体育范畴的暖心之举。

不出意外的话,超龄服役的小公主和德尔塞罗均将在下赛季末结束自己的执法生涯。他们身后有年轻的希尔、桑切斯等待接班,两人也都在欧战的执法中展现出了足够的实力。再往后看,非国际级裁判中还有更为年轻的“希望之星”——哈维尔·阿尔韦罗拉(30岁,已执法5个赛季)、伊西德罗·迪亚斯德梅拉(32岁,已执法2个赛季)、亚历杭德罗·穆尼斯(31岁,已执法1个赛季)坐等晋升国际级。西班牙裁判,当下强劲,未来可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