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车载场景下用户具有更高的听歌需求,这群用户对于平台来说也具有更高的粘性。

3. 车联网技术不断发展和有车一族年轻化,带来车载智能音频普及率上升、车内音乐娱乐需求增长。

5. 在线K歌APP与车载端的联动,既拓展了线下应用场景也拓宽了企业盈利发展空间。

过年回家堵在高速上,朋友递过来一个无线麦克风,“堵着也是堵着,不如唱首歌吧。”

不得不说,音乐一直是汽车驾驶场景中必不可少的娱乐内容之一。当大众对于汽车音乐娱乐需求还停留在“听音乐”的层面时,车载音响的品质一度成为不少年轻人购车时的重点考虑因素。近几年,汽车品牌与音响品牌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密切,例如,Burmester(柏林之声)一直是奔驰的御用音响品牌,B&O和奥迪、BOSE和马自达、JBL和丰田、Beats和大众都有着长期合作关系。

随着娱乐升级,单纯在车内听歌似乎已经不能满足有车一族的需求。而汽车作为一个比较小的封闭空间,又配备了车载音响音响、车载软件等各种媒体设备,相比浴室而言是一个更适合用来唱歌的空间。

这一节目深受观众喜欢,苹果公司还凭借该原创内容在2017年创意艺术艾美奖中获得了杰出的短片多样性系列奖。

无论是听歌还是唱歌,车载场景释放了音乐娱乐方式的更多想象力,音乐平台、音响品牌、K歌平台等也都瞄准了车载这一新场景。

在汽车还没有智能车机的时代,电台、U盘、CD是实现车上听歌的主要方式,如今车机从功能性向智能化发展,一辆汽车的智能程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搭载车机的智能程度。

据易观分析数据,2019年智能汽车上的所有车载应用中,使用率前三分别是音乐(86%)、音频(75%)和导航(69%),而智能车机用户对车载音乐和音频软件的使用率高达96%。随着智能汽车崛起,汽车上的耳朵经济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

在国内,许多音乐应用都在积极布局车载市场,其中、酷我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算是比较活跃的平台。

入局车载市场的时间较早,2012年便提出面向非联网车辆的“Q Play”解决方案。2017年至2018年,主要面向C端用户提供一体式标准化的车载音乐解决方案,从2018年以后开始面向B端厂商,提供定制化服务,合作过的汽车品牌包括奔驰、奥迪、宝马、特斯拉等。

酷我音乐进入车载市场的时间稍晚于,2016年正式成立车载事业部。2019年年底,酷我音乐宣布与广汽本田达成合作,为全新车型“皓影”提供智能音乐解决方案。与此同时,酷我音乐还宣布了一组关键数据:使用其车载娱乐系统的用户已经超过2500万,每月活跃用户超过1000万。

到了2022年1月,酷我音乐表示其在中国车载音乐市场的用户量已经超过6000万,月活用户超过3000万,用户增长迅速。目前,酷我音乐在中国车载音乐市场的占有率超过80%,与国内外60多家主流车企达成合作,其中包括奥迪、奔驰、凯迪拉克、别克、法拉利、兰博基尼、保时捷等。

网易云音乐在车载音乐市场也颇为活跃,不仅在去年年底与五菱汽车在系统层面达成了深度定制化的战略合作,上个月还刚刚与特斯拉达成了合作,在特斯拉“2022中国春节特别版”(2022.2.1)OTA升级中正式上线。完成升级的特斯拉车主可以通过网易云音乐车载版享受语音搜索、语音播控歌曲、AI歌单及定制歌单等体验,并通过账户连接实现权益互通,AI“雷达”系列歌单将首度在网易云音乐车载版亮相。

除了音乐应用,旗下音乐直播产品“LOOK直播”也在2020年也与领克达成了合作,车载版已上线应用商店。用户使用LOOK直播车载版时,能通过方向盘、语音下达指令,快速完成切换、播放、打赏、与主播互动等步骤,在保证驾驶安全的同时,让用户在车内就能享受音频直播内容,抢占车内直播新蓝海。

在海外,Spotify与Apple Music的用户争夺也辐射到了车载场景。

2019年,Apple Music与保时捷Taycan达成合作,将该应用集成到其信息娱乐系统中。此外,保时捷和苹果还将推出为Taycan独家策划的播放列表、三年的车载数据流以及长达六个月的免费Apple Music订阅服务。

去年6月,Apple Music集成到了奔驰MBUX车载娱乐系统中,奔驰车主如果想要使用Apple Music,只需要在个人的“Mercedes Me”账号中选择启用即可。目前MBUX系统已集成Spotify、Tidal和Amazon Music三个流媒体平台,可以让用户访问多达7500万首歌曲。

在车载领域,Spotify的野心显然更大一些,当其他平台还在与各品牌汽车的车载娱乐系统合作时,Spotify已经推出了自己的车载娱乐系统—— “Car Thing”。该设备从2019年开始初步测试,本周三已正式面向公众开售,定价为89.99美元,比去年10月份有限公开发行的版本价格增加了10美元。

Car Thing旨在提供一种更方便的方式,让驾驶员在开车时控制Spotify。该设备没有音响也没有自己的数据连接,所以本质上是一个可以输出到汽车音响的Spotify遥控器。用户可以通过说“Hey Spotify”、点击触摸屏、转动表盘或使用播放器顶部的四个预设按钮之一,与Spotify的服务进行互动。

Daniel Ek在Spotify第三季度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在几个月内看到超过200万用户注册加入Car Thing的等待名单。Spotify表示,在其测试中发现,使用Car Thing的用户比以前更多地在车里听Spotify,但是该公司拒绝分享任何具体数据,来进一步说明这一点。

2021年,艾媒咨询对在线用户的听歌场景进行调研,结果显示用户在户外出行场景对于听歌有巨大需求,并且更偏好在运动和出行途中听歌,选择这两个场景地用户占比分别达到57.5%和43.9%。汽车无疑是出行途中重要的听歌场所之一,而车载端的在线%会固定使用同一平台。

所以,不难理解为什么在线音乐平台对于车载场景会如此上心,因为车载场景下用户具有更高的听歌需求,同时这群用户对于平台来说具有更高的粘性。

近来年,得益于车联网技术的不断发展,再加上有车一族逐渐转为90后年轻化群体,车载智能音频普及率不断上升,用户对于车内音乐娱乐需求也在不断增长。如今,部分用户觉得光在车内听歌已经不过瘾了,还要引吭高歌一曲。

近几年,众多汽车品牌都推出了车载KTV功能,新的消费需求也带动了在线K歌软件、麦克风、车载音响等整个产业链的发展。

去年9月,蔚来发布的Aspen 3.0.0车机系统中新增了全民K歌功能,连上麦克风即可使用App进行点歌演唱,NIO Life还同步发布了全民K歌车载麦克风套装,一套两个麦克风售价399元。

从演唱效果来看,麦克风具备智能美声算法,高性能DSP芯片搭配数字音频处理技术,同时具有动态降噪防啸叫的效果。从曲库来看,蔚来搭载的全民K歌背靠腾讯音乐,拥有大量歌曲版权。从安全性来看,该功能在P挡状态下可以显示MV视频,行驶状态下只能显示歌词,驾驶状态下会有提示。有不少用户在小红书发布了自己的使用体验,对这个“移动的K歌房”表示“真香”。

在音乐体验方面,小鹏P7也不甘示弱。其车载麦克风两只售价520元,同样内置DSP芯片,可线性调节混响,内置的KTV软件“唱吧”也拥有丰富的伴奏曲库。“小鹏P7 KTV”最大的亮点在于,车内扬声器数量多达18个,还可选装丹拿音响,“智能灯语”功能可以随音乐律动,更加还原了KTV的氛围感。

除此之外,理想和特斯拉也新增了“车内KTV”功能,配备了专属无线元两只。但值得一提的是,为这两个汽车品牌提供KTV服务的软件是“雷石APP”,相较唱吧和全民K歌而言,雷石在曲库方面相对薄弱,这也引起了许多汽车用户的不满。

车载KTV功能在面世之初遇到过不少用户的质疑,有人认为车企没有必要把心思放在这些花里胡哨的功能上,有人对该功能的安全性表示担忧。但从用户的使用体验来看,车载KTV确实俘获了一批种子用户的心,堵车无聊的时候、疫情期间不能去线下KTV的时候、下班开车回到车库的时候,都是车载KTV的高频使用场景。

如今,汽车不仅是交通工具也日渐成为集合休闲、娱乐、社交等于一体的“第三空间”。隔音的车厢、优质的音响和麦克风、车载系统和氛围灯光的加持,让汽车成为了一个行走的KTV包厢。

虽然线下K歌已经变成了一项复古爱好,但在线K歌的用户规模却一直处于不断增长中。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中国在线亿人,在线K歌已主要的泛娱乐项目之一。同时,在物联网及相关技术的推动下,在线K歌与线下场景的联系也越来越紧密。在这一背景下,在线K歌APP与车载端的联动,既拓展了线下应用场景也拓宽了企业盈利发展空间。

如今,在线K歌跳出了智能手机的圈子,通过不同的智慧终端向更多线下场景延伸。随着车载K歌功能在各大汽车品牌中不断普及,受益的不仅仅是在线K歌应用,还有车载音响、无线麦克风等一系列相关产业。

《和平精英》办虚拟电音节,车载音乐《Stars Align》全球上线淘汰!那个男人回来了!汽车会是流媒体的下一个机会?Spotify嵌入凯迪拉克车载系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